【盾冬】夜莺

夜莺

 

 

 

神盾局事件后,Steve找了WinterSoldier两年,一无所获,他就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鉴于他的身份背景,这让真相显得越发可怕。

Steve不是圣人,他有他的焦虑、痛苦和不安,而他不知道该如何倾诉与排解。他整夜整夜地坐在布鲁克林的小教堂里,不是因为他是虔诚的信徒,也不是在为自己的信念祈祷,而是他记得在他参军前夜,Bucky说过要带他来。要来做什么?他不知道。

当晚,他失约了。

后来,Bucky再也没回过布鲁克林。

Steve自己也等了七十年才回来。

在刚解冻的日子里,Steve住在神盾局给他安排在华盛顿的住处里,失眠的夜晚只能去折腾沙袋。Bucky现身后,Steve很快搬回了纽约。虽然听起来很可笑,但他就是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希望Bucky还能记得起他,记得起一些昔日的时光。在Bucky杳无音讯的期间,他坐在空旷的教堂里,仿佛这样就能得到一点安慰。

再后来,Bucky跟着他回到了布鲁克林。他不再是Winter Soldier了,但他也不再是Sgt. Barnes,他是一个四分五裂又重新拼凑起来的千疮百孔的灵魂,又或许他就只是Bucky。

偶尔两人夜里也会上街走走。既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也是因为有时两个人都睡不着。Steve谨记医生的嘱咐,不要对Bucky描述过往,要等他自己想起来,于是那些回忆就变成Steve一个人的财富,无人分享。好在Bucky恢复得越来越快,医生也建议他们故地重游,Steve就带着Bucky去了布鲁克林小教堂。

夜深人静,两个超级士兵并肩坐在长椅上,安静无话。Steve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倾诉当年,而Bucky则不知道要说什么。半天,他突然抓住一丝隐约的回忆:

“……这个地方,我好像来过。”

“是的。”入伍前最后一晚你还约过我在这见面。

“我记得那次我也在这里坐了一晚上……”

“……是的。”这就是那天晚上了,没想到过了七十年,他还隐约记得。

“……当时我是要……”Bucky突然住口不说了,他慢慢陷入一段很长的回忆。Steve有些紧张,又有些好奇,他等着Bucky跟他分享这段新的回忆。

“……There is atavern in the town, in the town. And there my true love sits him down, sits himdown……”仍然陷在回忆里的Bucky无意识地哼起一首Steve熟悉的小调,然后声音又低得听不见了。

Steve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Bucky,看着他轻轻嘘了一口气,然后从回忆中抽离出来。Bucky显然不打算分享这段回忆,于是Steve就仍然看着他。Bucky被看得有点心虚,漂亮的眼睛左右瞟了几眼之后,轻声哼起了一首俄语歌。

Bucky Barnes是个彻头彻尾的美国人,但他的气质、口音和习惯都带着十分典型的俄罗斯风格,那是七十年冰霜的烙印。Steve对此心痛而无能为力。

“Вьётся, вьётсядальняя дороженька, стелется задымкой горизонт.”这首歌旋律很优美,Bucky的声音柔和,又带着一点点鼻音和嘶哑,当年有无数姑娘爱极了他这富家少爷的腔调。奇怪的是Bucky在出任务的七十年里自由意志少而又少,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歌。“Апо этой дальней по дороженьке, вслед за милым еду я на фронту……”

 

“Замеласледы его метелица, не слышать ни песни, ни шагов.”Steve突然出声打断了他。Bucky的眼睛因为惊吓而稍微瞪圆了一些,不很明显,但Steve认得这个表情,这是七十年前的Bucky还残留的为数不多的细节。

“Лишь одна,одна дорожка стелется посреди нанесённых снегов.”Steve的气息开始不稳,声音有点颤抖,但他还是把后面两句补完了。

“Он теперьвсё чаще, чаще снится мне, как с полком идёт вогонь и дым.

“Подняласьбы вслед, рванулась птицею, вслед за милым в дальние края.”

 

Steve的目光仍然没从Bucky脸上挪开,那目光中包含着热切、温柔和感伤。“Bucky,七十年了。你一直比我聪明,比我清醒,比我坚定;但又比我傻,比我走得快一步。这次让我先来,好吗?”他的蓝眼睛里闪着泪光,眼神却越发热切,那热切的目光仿佛化成实体,轻抚着Bucky有些憔悴的、带着胡茬和黑眼圈的脸。

Bucky仍然保持着受惊的表情,“……我,我不记得你会说俄语,我忘记的太多了……”

“你没记错,Bucky,”自从拿到那份WinterSoldier的资料之后,Steve就开始自学俄语,只为了能看懂他的Bucky所遭受的一切,一丝一毫也不想放过。“在你的记忆里,我不会俄语,我还很迟钝,不知道自己爱一个人爱了将近一个世纪,我甚至在失去以后才明白我爱他。”

Steve眼角开始有眼泪流下来,“他比我坚定得多,即使被剥夺了一切,连自己都忘记了,可他还记得我,他救了我。我猜他曾经想在一个我们幼年时就常去的教堂里向我表白,但我却失约了。”

他带着眼泪微笑,“他还很傻,傻到一直追随着一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我们都快一百岁了,他还是傻到认为他不值得我为他做什么,但那是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去做的事。”金发的二战老兵从长椅上起来,半跪在地上,两手捧着曾经的战友仅剩的右手贴近唇边。

“Bucky,你愿意接受我迟到了七十年的表白吗?”

Bucky显然不知所措了,不知道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剧透还是突如其来的告白。他有点尴尬地纵容着Steve轻吻他的手背并把眼泪都蹭在上面,一面略显慌乱地说:“我,我以为我早就答应你了……‘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我得跟着他。’”

Steve胡乱地抹着脸上的泪痕,结果越抹越多,最后他干脆把脸埋在Bucky的膝盖上。“如果我七十年前就明白了,那我们就会多出七十年……如果我十六岁时就明白了,那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

“如果能重来一次,你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们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不是吗?”Bucky唇角微微上翘,那个微小的笑容让他几乎重现了当年的风采,剩余的则是与命运搏斗的痕迹。

是的,Steve想。Bucky从未追悔往昔,他甚至没为自己流过一滴眼泪,他只会为他爱的人流尽最后一滴血。Bucky也曾跌落污泥,而Steve也曾赌上一切把他从泥淖中拉出来。Steve会为Bucky流泪,会为Bucky感到痛苦,那种痛苦几乎撕裂他的灵魂,但他也从未后悔。

 

【完】

 

 

 

 

 

ДОРОЖЕНЬКА

小路

 

Вьётся, вьётся дальняя дороженька, стелетсязадымкой горизонт.

А по этой дальней по дороженьке, вслед замилым еду я на фронту.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  

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Замела следы его метелица, не слышать ни песни,ни шагов.

Лишь одна, одна дорожка стелется посрединанесённых снегов.

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没有脚步也听不到歌声。

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Он теперь всё чаще, чаще снится мне, как сполком идёт вогонь и дым.

Поднялась бы вслед, рванулась птицею, вслед замилым в дальние края.

他在冒着枪林弹雨的危险,实在叫我心中挂牵。

我要变成一只伶俐的小鸟,立刻飞到爱人的身边。

 

Вьётся, вьётся дальняя дороженька, стелетсядороженька моя.

Ты веди, веди меня, дороженька, опустилась быя рядом с ним.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我的小路伸向远方。

请你带着我吧,我的小路呀,跟着爱人到遥远的边疆。


评论 ( 11 )
热度 ( 96 )
  1. 林寒倾天君 转载了此文字
    请你带领我吧我的小路啊,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这首歌里真的是队长和巴基要为了对方奉献出自己的决心和勇气...

© 倾天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