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性转】Katyusha

警示:

Barnes生来就是个姑娘!


注:有些情节和电影原作有出入,有部分设定掺杂漫画与真人。


第一卷:1-1    1-2    1-3

第二卷:2-1    2-2    2-3

第三卷:3-1    3-2    3-3    3-4

第四卷:4-1    4-2

本来永远不会出现的番外 



4-3


Tony的新创造Ultron失控并摧毁了Jarvis的根服务器,Jarvis用最后的意识向所有复仇者发出警报和求救;Thor感应到有一颗无限宝石在地球上出现,下一刻就挟着雷鸣电闪从天而降;假死后去了欧洲的Fury终于有了音讯:地球上唯一一处振金矿在严密的保安措施下失窃;Natasha同时接到九头蛇遭受重创后又进行大型活动的线报,派出的一支活动小队却在出动后悄无声息地被剿灭了——

一切线索都指向位于东欧一个坐标地点。

坐标地位于三个小国的交界处,这意味着混乱、无秩序、无管辖和滋生黑暗,法律和军队都相隔甚远,而邪恶近在咫尺——地图上原本应该是一片水域的地方,现在是一座闪着金属光芒的人工三角洲。

Sam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穿着大红披风的神衹手举神锤召来闪电,绿色的巨人随手就扔开一辆坦克,金红铠甲的Iron Man带着机甲群在空中穿梭,熟悉的红白蓝盾牌从不可思议的角度飞来砸中了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银色机器人。Sam还来不及看清战况,Steve已经跳到他面前,只来得及塞给他一个通讯耳机和一副特制眼镜并对他说:“频道里是自己人交流,AI眼镜可识别敌我,快起飞。”

Sam Wilson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加入了复仇者。

 

这是一片三方混战的战场。Sam轻易地认出了九头蛇的制服,他们有重型武装火力;复仇者有八个能力各异的成员,而多出来的那一方则有数量可观并且携带武器的AI机器人。

“那是Ultron,它失控了,想要毁灭人类文明——”

“喂喂喂,老冰棍,我原谅你的失言。但他才不是失控,AI本来就会发展出不可控的世界观,像Jarvis这么好的才是少数。”

“……快去收拾你的乖儿子搞出来的烂摊子吧,Tony!”熟悉的女声中止了这段毫无意义的拌嘴——

这大概就是复仇者们沟通的常态了。

 

几番战斗之后,银色机器人都成了金属残骸,Hydra却悄悄地退走了。

“零号机没出现,基地外部有个能量防护罩,Friday,扫描基地,打开防护层。”

“好的,Boss。”一个悦耳的女性口音在所有人的通讯耳机中响起来,随即有几枚微型导弹从各处飞来,看似无序地飞入金属基地的几个角落,爆炸过后,金属外壳上出现几个巨大的空洞,露出下部的通道。

地表之下隐藏着一个有相当规模的九头蛇基地,也许是东欧地区最大的一个,火力也是复仇者们见过的最强的一个。基地里的设施十分先进,复仇者们好像误入了一个科幻电影中的疯狂科学家的实验室,实验室里有许多被加固过的透明隔间,有空着的,也有囚禁着人的;被囚禁的人也千奇百怪,有些奄奄一息,有些混乱狂暴,有些有令人作呕的畸形,也有些看似正常的。在基地最底层甚至还有一具完整的Chitauri巨龙的骸骨。

沿途有许多Hydra成员倒毙在通道中,似乎已经有人先一步进入基地;这并不算什么突发状况,谁知道有多少股势力在觊觎自己无法掌控的力量呢。但是越向深处走,基地里的气氛就越发的诡异。Sam走到一个斜向下的拐角时,突然无法自抑地陷入了最痛苦的记忆。等终于挣脱可怖的思绪触手的缠绕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意识地移动了很长一段距离,来到了地下基地的中心位置附近。

有几个复仇者已经在那扇金属大门外了,看上去都苍白而凌乱,不知道是因为对抗敌人还是对抗自己,但似乎都经历过一段激烈的争斗。红发女特工精疲力竭地倚在通道墙壁上,金发神袛掂量着手中的锤子,犹豫着要不要把门砸碎。

中心控制室里很安静,可能是里面的Hydra残部正在严密戒备寻找时机反扑;也可能是控制这个基地的大蛇头已经逃出了复仇者的手指缝;还有一种可能——是金属墙壁的隔音性能太好了。

一个轻柔而邪恶的声音在甬道里暗藏的扩音器中响起:

“Lange nicht gesehen*,Winter.”停顿了几秒钟,“Ah,Avengers. ”

之后换成了他们能听懂的语言,还是那个声音:

“诸神之力果然令人惊叹。三十年不见,您依然还像当初我第一次在Karpov将军身边看见您时一样美丽,而我已经风烛残年了。”

“你的Captain也一样,我从未想过还能有幸见到他——Captain Rogers,久仰大名。”

Sam听见身后传来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他回身一看,Steve和同样金发的弓箭手各自半扶半拖着一个步履踉跄的人,从胡乱裹在身上的麻布袍子来看,他们应该是基地里的人体实验幸存者。

Steve显然也听见了扩音器中的声音,他的步伐变得更大了,好在这时他扶着的人已经稍微缓过来一些,挣脱他的手扑到弓箭手身边去看另一个幸存者的情况,Steve干脆就直接沿着通道奔了过来。

“Winter,你也想见他吗?我会给你这个机会,我会让你最后看他一眼——”

Steve奔得更急了,他额头上的血管暴起了,盾牌飞出——

“Sputnik!”

 

盾牌砸在金属大门上,发出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在门上留下了一道印痕,但并不足以破坏它。“Thor,把门打开!”Steve大吼着,一边四处摸索着试图找到开门的机关;Thor带着点搞不清状况的表情,示意Sam把他拉开。Sam过去扳住Steve的肩膀,他能感觉到制服底下的肌肉紧绷着,但幸好Steve并没有丧失理智,他没等Sam劝说就退开了足够的距离。

不得不承认,Hydra的科技水平的确值得褒扬,Thor的神锤砸了三次才把中心控制室的大门砸成碎块。Sam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形,Steve已经怒吼着掷出了盾牌。

涂着白色星星的圆形金属在实验室里反弹了四次或五次,击倒了两个黑衣护卫后弹回到Steve手中。而这个基地的科技水平超越时代的原因也展现在复仇者面前:

Loki的权杖端正地悬浮在圆形穹顶中央垂下的透明球型容器里,权杖上镶嵌的宝石发出无辜的金色光芒。

 

权杖下方是一个圆柱型的巨大透明容器,外壳上有一处划痕,那是刚刚盾牌击打反弹过的位置。透明容器里的机械装置尚未完全静止,它们正在把一个“人”悬挂起来。那个“人”四肢僵硬而自然地下垂,失去焦距的双眼半睁半闭,下半脸上扣着禁锢面罩,左边手臂上反射出银光——

那是Winter Killer,如同仿真人偶、活体实验材料或者随便什么东西一样,被机械手钳住肩膀和躯干,悬吊在玻璃实验舱里。机械手上连接着无数管线,每条管线都连着不知名的仪器,亮着不同颜色的指示灯——那就像一只正在被固定起来风干、准备制成标本的蝴蝶。

周围的空间里很安静,微弱地响着仪器运转的蜂鸣声,和Steve捏紧拳头时发出的骨节响声。

“Captain,别紧张,你的姑娘只是被强制‘关机’了,我还没有真正地‘回收’她——它,虽然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很多年。”戴着单片眼镜的Strucker男爵站在实验舱旁边,甚至带着微笑向他们挥手。

“W——”

Strucker没来得及说出第二句话,就被盾牌狠狠地砸倒在地。Steve没再多看他一眼,扑上去用盾牌疯狂地击削实验舱,那个不明材质的透明容器开始出现裂纹。Sam猜测Winter Killer正在恢复意识,他觉得她似乎艰难地看了Steve一眼。

Thor手上的锤子亮起细微的电光,被高高举起的Mjolnir正在召唤神雷破开权杖的防护。Steve还顾得上大吼“别伤着她!”,远处甬道里也传来一声“嘿大家伙你轻点儿!这里要塌了!”金红色的战衣急速飞来,然后是一瞬间的天旋地转,Sam只记得他抱起Black Widow及时展开翅膀升空。

尘埃落定的时候,金属穹顶塌了大半边,能从底下直接看到冬季阴沉的天空。Thor手里擎着Loki的权杖悬在半空。Sam挑了个稍微平整点儿的地方把Natasha放下,许多碎块击中了他,但没对装备造成实质的损坏。受创较少的女复仇者一落地就冲向一大堆碎块中间,奋力拽着一条胳膊,把弓箭手从那底下拖出来。Clint(Sam听见Natasha那么叫他)受伤不轻,正在流血,他带着的两个幸存者不知去向。

“他们两个跑了,那个男孩——带着他的妹妹跑了。”Clint呻吟着说,一面把手放到肋骨上摸索着检查自己的伤势,“他速度非常快,没人拦得住他。”

Iron Man不需要人帮忙,这种强度的爆炸对他的盔甲毫无威胁,他自己掀开半个金属天花板,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我并不是完好无损!我有挫伤,挫伤!”在回基地的飞机上他大声抱怨,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Steve仰面躺在实验舱的残骸附近,盾牌挂在左臂上,蓝眼睛瞪着灰色的天空。Winter Killer没在废墟堆里,她失踪了。

 

他们清点了战场。昏迷不醒的Strucker被暂时交给NATO看管,同时还有四个幸存的Hydra成员也跟他一同被押上了飞机;Steve在废墟里找到了Winter Killer的制服外衣,那显然是在她被挂到实验舱里前被缴械时扔出来的;充当外围防护的Bruce一直坐在雪地里,但什么异常也没有看到;Friday帮忙扫描了附近的地表,没有找到其他的生物。

Natasha看上去不如平时镇静,不过她还是从废墟里翻出点东西,隔着一段距离准确地抛在Steve膝盖上。她几分钟前目睹了一切的发生:实验舱崩毁时Steve冲过去接住Winter并用盾牌和自己的怀抱挡住了绝大部分的碎块,Winter努力挣脱Steve时用一招大腿绞杀把Steve甩出几米远,躲开了两人头上砸下的大块金属,然后利用Steve神志不清的几秒钟时间逃出了复仇者的视线,就像一个真正的幽灵,身手极其灵活的Black Widow都来不及向她扔出一个金属电蜇片。

 

Steve勉强振作起来,坐在废墟里打开了Natasha扔给他的那个装备包,Sam站在后面越过他的肩膀往下看,里面没多少东西:一个破破烂烂的黑皮小笔记本,一条军牌和几把军用匕首,一个上满子弹的老式弹夹,无一例外都带着陈旧的锈迹。那些东西没有一样能派上真正的用场,但Steve捧着它们的手一直在颤抖——他拿着盾牌的手从来不曾颤抖过,他握着飞机的操纵杆把飞行姿态调整为机头向下时手也没有颤抖,他摘下幽灵杀手的面罩时手也没有颤抖——他翻开那个破烂的小笔记本,手指颤抖得几乎不听使唤。

有些纸页有暗色的污渍,里面夹着一些报纸上裁下来的小方块,还有一张美国队长生平展的博物馆宣传单,上面印着二战时期美国队长的画像;间杂着许多笔迹零乱而难以辨认的文字,还有涂鸦。

那是一幅十分印象派的人物小像,人体线条呆板枯瘦,顶着杂草似的头发,五官抽象扭曲,左边脸颊上有一个夸张而突兀的黑点。

有什么东西“啪”地砸在画像旁边的字上,那几个字很清晰,笔触艰难又沉重:

 

STEVE

HE IS STEVE

STEVE IS …

STEVE是……我爱……的人

 

 

“啪”……又一次。

Sam突然意识到那是Steve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涌出来,落在肮脏的纸页上。他看到金发的超级战士把脸埋在手里,压抑着粗重的呼吸声,转身悄悄地走开。这太逾越了。他不慎窥探到一个孤独的男人在为他受伤的心爱的女孩儿哭泣,却无法开口劝慰。

 

“……复仇者集合,撤离现场。”Steve终于平静下来,他眼睛通红,声音嘶哑沉重,脸色阴沉眉头紧皱,那让他显得苍老,甚至有些严酷了。他把那条锈迹斑斑的军牌挂在自己胸前。那上面刻的名字不是Janice B. Barnes,而是Steven G.Rogers。

上次Steve露出严厉而刚硬的表情时,他跟Fury针锋相对,掀翻了神盾局。这次Sam毫不怀疑,他会掘地三尺,把他所爱与所恨之人都从深渊中挖出来。


【第四卷 完】


*Lange nicht gesehen:好久不见。

评论 ( 27 )
热度 ( 242 )

© 倾天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