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性转】Katyusha

警示:

Barnes生来就是个姑娘!


唔,放飞自我,不发子LO了。


第一卷:1-1    1-2    1-3

第二卷:2-1    2-2    2-3

第三卷:3-1    3-2    3-3

本来永远不会出现的番外


3-4


【上】


6岁的Steve Rogers一直相信世界上有守护天使这回事。他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守护天使,直到这个孩子长大成人才会离开。他觉得,Helen阿姨和James叔叔的女儿Becky Barnes就是他的守护天使。

7岁的Becky已经会提着小篮子来给Steve送糖果和家里刚烤好的馅饼;12岁的Becky会在Steve被同龄孩子们欺负时跑去找好心的糖果店大叔来帮忙;17岁的Becky已经出落得犹如带着露珠含苞欲放的玫瑰花,她也已经学会了James叔叔的军队格斗技巧,一半是为了保护自己,一半是为了保护Steve——当时的Steve坚决不会承认,很多男孩欺负他的原因就是因为Becky不肯正眼看他们却几乎跟Steve形影不离。

26岁的Steve Rogers仍然相信世界上有守护天使这回事。他觉得Becky就是他的守护天使。他的天使比其他孩子的天使离开得都晚,在他心里留下的空洞也更大。

Steve几乎所有的回忆里都有Becky的身影,6岁生日时送给他一块捏得歪歪扭扭的熊饼干的Becky,11岁时他病得死去活来、睁开眼睛就看到坐在床边哭红眼睛的Becky,为了照顾母亲去世不久又病倒了的他而缺席高中毕业舞会的Becky……

但有时候Steve又觉得,Becky是他幻想出来的一个朋友,因为他身边的人都不再提起她,连Steve自己都在试图忘记她。

只有他的素描本,能够证明Becky存在过。

本子里有许多Becky的画像,每一幅Steve都能想起作画时的情景。

那个素描本,后来被作为他的遗物,先是由军方保管,后来又捐给了史密森尼学会,成了Captain America主题展览的一件展品。

解冻后,Steve曾经偷偷去看过几次那些画和军方保存下来的影像。有几段是随军记者出于宣传目的跟拍的,自己的笑容和说话都不太自然,大概是因为虽然有一年巡演和拍宣传片的经验,但他还是觉得在咆哮突击队的队友身边干这些活儿很羞耻;而Becky的表情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强颜欢笑了。只在一段原本被剪掉的镜头里,Becky回答记者的提问时,说着说着忍不住大笑起来,自己状似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有的记忆都那么清晰,只有这段,Steve竟然想不起来到底是记者问了什么问题才逗笑了Becky。大概是当时有多甜蜜,回忆起来就有多痛楚,他的大脑自动地把那段记忆删除了。

他一张一张地看着素描,有一幅完成度很高的画,画面上是穿着礼服裙子的Becky坐在小酒馆的吧台边,带着微微的笑意侧身回头,卷发编成辫子垂在一侧肩上,画面右侧伸出一只擎着一枝玫瑰花的手,从高度来看,像是拿着花的人半跪在地上,要把花送给Becky。

这幅素描被放在展示柜里最显眼的位置,作为Captain America曾经跟自己的副手有过一段罗曼史的证据,那个隐藏着的求爱者被公认为Steve。刚解冻时,报纸上连篇累牍地刊载CaptainAmerica的生平,这段花边新闻也被冠上醒目的标题放在重要的板块里。Steve从报上读到后,竟然有些隐秘的窃喜。

因为画中藏着的另一个人并不是他,但他在画出这一幕时下意识地抹去了那个人。

当时的Becky也没有穿着礼服裙子,只穿着日常的军装;在一个难得的休整日子里,Steve做完报告踏进小酒馆,正好撞见众人鼓掌吹口哨的场面:法国人生性浪漫,James Falsworth手上举着一枝不知从哪弄来的新鲜的红玫瑰,半真半假地正在单膝下跪,Becky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小鹿似的大眼睛里带着戏谑的笑意,故意磨蹭着不去接。Steve一进来,许多原本在看热闹的人都拘谨了一些,原本轻松热烈的气氛瞬间变得有点尴尬紧张,只有咆哮突击队的队员们还在大声起哄。

那枝玫瑰花Becky还是收下了,但她调皮地告诉Falsworth只是不忍心他被当众拒绝浪费这么一朵漂亮的花,作为补偿她跟Falsworth跳了两支舞。他们俩都是跳舞的高手,舞步配合得天衣无缝,许多人围在边上看,边看边鼓掌。Steve跟着拍了两下手就放下了,Becky在转圈的时候瞥到了Steve,朝他歪了歪头,原本的微笑扩大成一个货真价实的笑容。那一瞬间Steve也说不清自己胸口涌起的是什么感觉。

Steve一直也不会跳舞,平时他觉得没什么,这会儿才发现还真是跟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早年Steve体弱多病发育不良,没有别的姑娘肯跟他跳,而Becky每次要教他跳舞时,总有些其他的事来打断他们;后来他不会再生病了,却没有了学跳舞的闲暇和心情。因此他只是抱着手臂看他们跳完舞,Becky像往常一样坐到他身边,手里拿着那枝玫瑰,但两人都没提起这个插曲。后来那枝花被Becky随手插在了自己的帐篷门口。

那幅画是他当晚回去画的。Steve在画画时本能地忽略了画面上的另一个主角,还给Becky配上了他觉得非常漂亮的红裙子。

其实Becky一直都很受欢迎,追求者数不胜数,但Steve从来没想到Becky不再陪在他身边、甚至从他生命中彻底退出的可能性——直到那一天。

分头出发前,Becky调侃了他们一起去科尼岛坐过山车时Steve吐在她身上的糗事,Steve心里盘算着以后一定要带Becky再去一次,让她玩得开心一点,不用总是照顾着体弱多病的自己。然后就是……然后就是Becky再也没有回来。

他的Becky再也没有回来。

 

Becky已经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她的遗书就是写给Steve的,Phillips上校亲手把它连同阵亡通知一同交给了Steve,Steve把它们整整齐齐地折好,揣在制服内袋里。不用看Steve也知道里面会写些什么,Becky一定会用轻松活泼的口吻让他娶个漂亮姑娘组建家庭,生一堆金发小孩,还要给最漂亮的女儿起名叫Becky。这是Becky想看到的他的未来,却不是Steve自己想要的未来。

他想要的未来已经不在了。

所以他就去为那个已经不存在的未来复仇吧。

他甚至都不需要遗书和阵亡通知了,他的遗书收信人就是Becky。可以去见她,为什么还要写信呢?

 

躺在冰雪之中半梦半醒时,Steve脑中突然闪过一副画面,是他和Becky相拥着一同长眠在深海冰层里,他怀着满心欢喜沉沉睡去。

这个梦的后半部分里,他们两人一同苏醒,Becky陪伴他度过漫长疲惫而又跌宕起伏的一生,Steve渐渐白发苍苍,Becky却没有老去。Steve躺在病床上与她告别时,依然年轻美丽的Becky向他俯身,给了他最后一吻。柔软的双唇落在他额头上,他感受到的却只有刺骨的寒冷。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梦到Becky,——他们的感情虽然深厚,却从未到达过这个层面。这个画面对她是亵渎,但是Steve已经决定放纵自己这一次——因为不再可能有下次。

然后他真的被唤醒了。

时间过去了七十年,Steve的记忆已经是旁人的历史,阿灵顿有他的墓碑,博物馆有他的生平,二战的史书里有他的名字,而他孑然一身被抛弃到了未来。

 

***

 

这是个不错的未来。战争结束了,正义的一方取得了胜利;战争的创伤也被抹平了;科技发展到几乎超出Steve的想象,Howard的不少设想都成为了现实,但他当年说等战争结束后就会送给Steve的反重力汽车还没有出现;而Howard在他身上几乎花费了半生的时间,却没有等到Steve被人找到的那一天;Howard还与Peggy一起创建了神盾局,Peggy也得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充实而幸福的生活。

Steve解冻后的一段时间里,一直在崭新的纽约市里到处游荡,四处看看他七十年前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试图找回一些旧日的时光;Peggy和Dugan还在世,也都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了,但Steve却不敢去探望他们——他害怕让他们看到他一点也没有变老的模样,那会让他觉得莫名地羞耻,好像自己是个弄丢了一切的孩子。他倒是去看了纽约新地标Stark大厦,但也没有正式上门拜访。现在的这个Stark是Howard的儿子,论起年龄也比Steve大了。

 

纽约之战让Steve重新燃起了斗志。这的确是个更好的世界,但也是个更加黑暗的世界,有许多无法想象的秘密被揭开了一部分,也需要有更多无法想象的力量来守护这个世界。这是Steve愿意做的事,他愿意重新拿起盾牌,成为新世界护盾的一部分。


【下】


神盾局是Howard和Peggy给世界留下的礼物,Phillips上校和整个咆哮突击队也贡献良多;Steve因此而对神盾局抱有天然的好感,虽然他跟局长Fury一直有很多矛盾,但也并非无法调和,他深知Fury的目的正是保护人类,那就与他殊途同归。

纽约之战后,Steve正式从军方借调到神盾局,成为神盾局的象征和助力。对Steve而言,这份工作跟在二战时没什么不同。开始工作后,Steve没有留在已经不存多少旧日痕迹的纽约市里,而是搬到了神盾局三曲翼总部所在的华盛顿;但他也谢绝了神盾局提供的住所,自己租了一处老旧公寓。

除了带领神盾特战队出任务之外,Steve有时也会去训练新晋的特战队员。特战队长BrockRumlow是个一看就经历过不少死战的男人,身手狠厉说话却很有趣,有时候还会试着邀Steve去喝一杯;队里还有不少成员看上去带着血腥气,Steve不太喜欢这些人,但也谈不上厌恶。有些事总是要有人去做,Steve没沾过手,并不代表某些事没有存在的理由。他也渐渐发现,发展了半个多世纪的神盾局,就像一个根系庞大的地下王国,三曲翼大楼也许是地球上秘密最多的地方。这让他觉得不安,但是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后来Steve应邀去参观神盾学院时,在纪念墙上看到了Becky的名字,她是整个名单上的第一个人。陪同他参观的Agent Hill看见他默默地伸手抚摸那个金属铭牌,贴心地介绍那是神盾局创始人Agent Carter和Howard Stark共同的意见。

几天后,Steve终于鼓起勇气去探望Peggy。他仍然没有彻底摆脱莫名的羞耻感,但是Peggy已经92岁了,这个世界上能让Steve找回丢失时光的人已经所剩无几。Steve走进疗养病房的一刹那,白发苍苍的Peggy眼神明亮得一如当年,饱经风霜的面容仍有惊人的美丽。

Peggy的状态很好,她甚至还能回忆起二战中SSR的细节,然后两人因为70年前的小事而同时微笑起来,又同时安静下去。Steve沉默了很久,然后Peggy柔声说:“Steve,不要沉湎于过去,也不要害怕未来。”

Steve感激地看着Peggy,虽然他们之间已经远隔着七十年的鸿沟,她对他依然有不变的理解和信赖。

会面很短暂,但Steve从某种意义上获得了勇气和释然。没多久,他又去探望了Dugan。Dugan还认得出面容未变的Steve,他还当自己是那个在二战时跟着CaptainAmerica出生入死的士兵,大笑着要Steve给他买酒,但却已认不出自己的孙子。

时光就是如此残酷,Steve努力强迫自己去接受这一点,他开始试着追赶时代,同时学习独自生活,并且试着结识神盾局和复仇者以外的新朋友。他在晨跑时结识了第一个普通人朋友,Sam Wilson是个上过战场的军人,却总是带着善意和笑容,但Steve知道他也曾失去过一切。Steve常常去旁听Sam给退伍军人做心理疏导,坐在最后一排打量每一个人,认真聆听他们的故事,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错过的时代和不愿意承认的伤痕。

他本以为会这样度过一段很长的平静时光。

 

危机乍现于一个普通的清晨。Steve照常在晨跑时挑衅了Sam,然后心满意足地坐上了Agent Romanova开来接他去出任务的跑车。这样的临时任务对Steve来说习以为常,而他与Natasha Romanova的相处也十分自然,除去她非常热心地给他介绍各种类型的女朋友之外,她的能力让他真心赞叹,而有时她让他想起Peggy,想起他认识的许多值得尊重的女性;但有时她秘密特工的职业习惯也会让他产生不自觉的愤怒,他不能容忍一支队伍里的成员隐藏着秘密任务,也不能容忍把秘密任务置于平民的生命安全之上。这件事激化了他与Nick Fury的矛盾,而Fury为了示好而向Steve展示的洞察计划,则让他们的矛盾达到了顶点。

用枪口指着头顶,消灭还未实施犯罪的人,声称是为了保护民众的安全——这不是自由与安全,这是恐怖与威胁,是Steve绝对不可能赞同的事。但这已经不是他的时代,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开始反抗还是应该妥协于现实,但他直觉一场沉默的变革已经来临。

果不其然,Nick Fury很快就带着一身死里逃生的伤痕躺在他家的沙发上,但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就被穿墙而来的子弹封住了所有秘密,而和善的邻居护士小姐Kate摇身一变,成了专门来保护与监视他的神盾局13号特工,更不用说那个伏在远处楼顶的神秘杀手——这个杀手不仅神秘而强大,还让Steve产生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怪异感,而且Steve很确信那种怪异感不是来自于黑衣杀手那条可怕的金属左臂。

Fury的死讯被上报给美国政府和世界安理会,安全部长Alexander Pierce指名要见Steve。这其实十分正常,毕竟他是枪杀案的目击者;但现在神盾局的一切在Steve眼里看起来都已经显得十分荒诞而诡异,就像是他明知道自己落入了一个陷阱,但不知道陷阱在何方,也不知道陷阱的目的为何,他面对的是一群看不见的敌人,而己方只是孤身一人。而Pierce暗示Nick的死是咎由自取,言辞中透露出隐隐的威胁意味,也让Steve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已经身处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中心。

神盾局已经失控了。电梯里抓捕Steve的特战队不可能是Rumlow的命令,但他的幕后主使是谁?Steve有自信能突出重围,但要追寻这场危机的真相他需要帮助,而Nick Fury对他最后的告诫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他塞在Steve手里那个引起Steve与Natasha争执的U盘,很可能就是一切的根源。

出人意料的是,Natasha“恰好”在医院里等着他。她心思缜密到可怕的地步,几乎不费力气就从Steve身上得到了想要的情报,但是作为交换,她少见地开诚布公,对他谈起了她的怀疑,还有那个被称为Winter Killer的鬼故事。Steve别无选择,只能暂时相信她。

身边有这样一位顶尖特工的好处就是,有些危机对她来说几乎不算什么,Steve很高兴Natasha目前站在自己这一方。对于这个年轻姑娘,Steve有时会不自觉地以一个兄长的身份来为她感到遗憾,遗憾她的过去有太多的黑暗,遗憾她还没有获得她应有的幸福,虽然她强大到不需要这些遗憾和怜惜。

Natasha带着他回到他重生的地方,也是神盾局诞生的地方,Steve的噩梦也在那里重生了。Arnim Zola把自己变成了人工智能,虽然他原本也没有残留多少人性,但这对于Steve来说是双重背叛,他简直不能想象Peggy和Howard会邀请他加入神盾局,并且疏漏于Hydra的寄生。那么一切事态发展都很清晰了,Hydra从未停下过它蚕食世界的脚步,洞察计划就是它向世界公开身份的序幕。神盾局,Hydra,他们是一体双生的两面,而光明的一面即将被黑暗的一面吞噬。

而他和Natasha就是接下来的牺牲品,Hydra甚至发射了导弹来对付他们,Steve只能带着Natasha去向认识没多久的Sam求救,他直觉Sam至少不会出卖他们。而Sam实际上为他们做了更多,他等于是抛弃了自己现有的一切来帮助两个已经上了电视的通缉犯;而在导弹攻击中幸存下来的Natasha显出了难得的脆弱,Steve明白那种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仰崩溃的感觉,他也更加确定就算表现得十分心狠手辣,她仍然有坚定的灵魂,以后他们三人将会是一生的挚友。

 

他们很快商议出一个胆大得出奇的计划并付诸实施: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绑架了Agent Sitwell——他是神盾局主导对Steve追捕行动的特工,在整个计划中一定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然后从他身上得到想要的情报,还打算利用他绕过Hydra的防线,摧毁整个洞察计划。Hydra背后推动的计划目标果然是恐惧而非安全,而Hydra的残忍本色也一览无余,在AgentSitwell泄漏洞察计划的全貌后,他被毫不留情地灭口了。

鬼魂一样的黑衣杀手凭空出现在公路上,金属手臂捣碎车窗,把Agent Sitwell直接扔进对面车道的车流里,然后像拆散玩具一样把他们的座驾拆得七零八落——他身后还有一整支火力支援小队,甚至有专人给他递枪。他像是根本不在意周围一切,全神贯注在任务上,极度危险也极度执著。

Steve那种莫名的怪异感又出现了,特别是他们交手的时候;黑衣杀手的护目镜已经在跟Natasha的纠缠中丢了,浓重眼妆下的灰绿色眼睛似乎在控诉他——Steve终于打落了他的面罩——

是她。Becky——Steve脱口而出那个名字。她一定受到过伤害,从而带着茫然破碎的神情,曾经线条柔和的脸颊消瘦苍白,但没有经历过岁月风霜的刻蚀。

她不记得了,她问Steve“Becky是谁”。但她的面貌、声音,从见到她起就挥之不去的怪异熟悉感,都让Steve确信她就是Becky。

Steve的心脏在疯狂跳动,血液在加速奔流,他的眼睛酸涩,耳膜轰响——

那是他真正复活的声音


【第三卷 完】


评论 ( 35 )
热度 ( 293 )

© 倾天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