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性转】Katyusha

警示:

Barnes生来就是个姑娘!


前注:有些情节和电影原作有出入,有部分设定掺杂漫画与真人。


第一卷:1-1    1-2    1-3

第二卷:2-1    2-2    2-3

第三卷:3-1    3-2    3-3    3-4

第四卷:4-1    4-2    4-3

本来永远不会出现的番外 


5-1

 

Baron Strucker在特制的玻璃牢房里已经住了好些天。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和自由,他是个大蛇头,至今为止,这个蛇头还有足够的生命力;而有无数人想让他闭嘴,但也有更多人想从他身上得到点儿东西。NATO不会允许公开的刑讯逼供,而要撬开Strucker的嘴,他们得使尽浑身解数,并且结果还会铩羽而归。

能看得出,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某些人还是下了很大的工夫。Strucker牢房外的审讯间里永远有至少两个级别很高的神盾局特工,哦,虽然神盾局明面上已经玩儿完了,但Strucker知道他们并不比Hydra的头少多少。

时不时也会有一个复仇者来见他,Strucker当然看得出哪些人哪些时候是来审讯他,哪些时候是来保护他。Captain America每隔几天都会准时出现在他的牢房外面,也永远有一个特工或一个复仇者陪着他,似乎在防备他情绪失控。这时Strucker反倒是那个掌控一切的人,他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看着玻璃外的男人,看着他最终仍然无法下定决心问出任何一个字,沉默地握紧拳头转身离开。

Captain America有软肋。他的软肋甚至让他在意到不敢开口质询的地步。

这是Strucker的突破口。

 

Strucker注意到Captain America单独到访的时间多半是BlackWidow作为看守者在场的时候;而Black Widow时而扮演看守者的角色,时而扮演审讯者的角色,她也曾作为Captain America的陪同一起出现过。

Black Widow是个难缠的对手,她很擅长心理战术——但这还不足以突破Strucker的防线。几次试探下来,一无所获的BlackWidow有些急躁。她脸上还是滴水不漏,但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暴露了她真实的情绪。与其说这是Black Widow的挫败,不如说是Captain America对她的表现很失望,当Captain America转身离去时,BlackWidow盯着他背影的目光总是复杂难明。

这很有趣,Strucker想,Black Widow是个难得的美人,但她的美貌显然还没能征服Captain America。这些微妙的情绪很快就会放大到一触即发的地步,而他有足够的耐心。

今天Captain America是独自出现的,两名看守之一显然已经习惯于他安静地瞪视透明牢笼里的囚犯后又默然离去,但Strucker看得出,Rogers就像一颗已经启动的不定时炸弹,很快就要爆炸了。而作为另一名看守的Black Widow的感受显然又跟Strucker大相径庭,她盯着Captain America背影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怨毒。

再怎么千娇百媚,到底也还是一只会吃掉雄性的毒蜘蛛。

这是Strucker的另一个突破口。

 

机会总是稍纵即逝,而成功者都善于抓住它。

那个看守,即便是复仇者中最不起眼的一个,Strucker也认得出他的长相和名字。ClintBarton,Hawkeye,资料上说他是招募Black Widow进神盾局的导师,在Strucker看来,不过是一个被Black Widow迷得神魂颠倒、甘心受她利用的可怜虫;而那个女人与其说受到招募,更像是终于找到一株可以依靠的大树,不惜费尽心机攀上高枝。

Strucker带着同情和嘲弄的心思看着Black Widow施展迷人本领,在Hawkeye脸颊旁暧昧地耳语,又用一吻结束了长长的一段催命符。而那个倒霉蛋一脸晕头转向,傻乎乎地点着头,从背上抽出弓箭就出去了。这肯定严重违反了规定,但傻瓜总是会为爱情付出一切的,就算结局是被吞噬血肉也不例外。

 

“‘眼睛’和‘耳朵’都关上了,Strucker先生。”女特工从耳后摘下小巧的耳机放在审讯桌上,上面的蓝色小指示灯闪烁了两下,熄灭了。

Strucker早猜到Hawkeye是去干这个的,看来BlackWidow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很久。

 

“‘Hail Hydra’。”

这种程度的试探对Strucker的影响并不会比一片灰尘落在他鞋面上大。

“‘Hail Hydra’,Hydra最常见的遗言,但我似乎从未听过哪个蛇头说过,”女特工语气丝毫未变,就像刚刚的试探压根不存在一样,“当然,我猜他们也没在牙齿底下塞氰化物胶囊。”

这句话也不止一次出现在他们的对话中了。Strucker知道这些不过是例行的寒暄,离进入正题还早。但今天这个女人所表现出的攻击性,让他不介意陪着她玩一玩对话游戏,沉不住气的不会是他。

 

“Strucker先生,也许你不记得,但我们很多年以前曾经见过面。”

Strucker意识到这是正题的前奏了,这也是这些天来真正引起他兴趣的一句话,他没有表露出自己的兴趣也没有回应,只眨了一下眼睛表示自己在听。

一个人一旦开始倾诉,不把话说完就不会停下。而蜘蛛正在结网,打算喷出毒液,绞杀它的敌人;但敌人比它强大百倍,兴许会在疏忽时被咬上那么一口,随即就可以把它碾成尘土。

“你一定认识Aleksander Lukin吧?”

Strucker明白她的言下之意。出身于KGB的前苏联高官Aleksander Lukin,现今摇身成为石油大亨,他跟Hydra有交集并不奇怪,而Black Widow正是出身于KGB旗下的Red Room;那么她所说的曾经的会面——

“Aleksander Lukin曾是我的长官,也是他在几千个Red Room女特工里挑中我,给了我Black Widow的名号。”Black Widow并没给他留下思考的时间,自顾自地往下说。“我跟着他整整15年,在他身边见过许多人。”

在Strucker与Lukin见面的数次经历中,他确实注意到Lukin有身边带着女保镖的习惯,看来当年的BlackWidow也只是Lukin身边的数不清的性感肉弹之一,普通到Strucker都没注意过她。

“真抱歉,小姐,我当年没留意到你的存在,否则不会如此失礼。”倾诉者偶尔也需要一点无伤大雅的回应,这会更勾起他们诉说的欲望。

“我曾经以为我会是他所有女学生里最特别的一个,他给了我所有的一切——直到他终于得到了“凛冬计划”重启的机会。”

Strucker有点被这个话题吸引了,他没有出声,但注意力开始集中到女特工身上。

“我5岁起就在Red Room里受训,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它’。”女特工的嗓音开始有些波动,目光也从Strucker脸上移开了,“Lukin痴迷于‘它’——可能用‘迷恋’这个词更为准确。”

Black Widow摇了摇头,像是驱散不愉快往事的记忆,“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头。但蛇头们也会自相残杀。Winter Killer当时是好几个蛇头的目标,Lukin为了争夺它的所有权,不惜抛弃和牺牲很多原本对他忠心耿耿的人。”

美艳的女特工回头看了一眼审讯间的出口,Hawkeye还没有回来。“像这个蠢货,他本来有太太和孩子,但他觉得当时的我更需要他,就毫不犹豫地抛妻弃子来做拯救我的骑士了。多么伟大的爱情啊——男人是不是都这么一厢情愿?看不懂身边的女人在想什么,也不明白他想要的女人在想什么。”她不屑地撇了撇嘴,“相比之下,星条旗混蛋还要好上那么一点儿,至少他只是想重温旧梦。可惜我都不知道‘它’还算不算得上是个女人。”

现在Strucker明白了她的怨恨从何而起又从何延伸,“你想要什么?”或者说,她想从他这得到什么?

“我真喜欢跟聪明人说话。Strucker先生,我知道你也想要Winter,”BlackWidow露出她惯有的妩媚微笑,语调也突然染上了一丝暧昧。“而我想要她消失,我要她在Captain America面前彻底消失,消失成一个真正的鬼魂。”

“所以你爱上了Rogers却得不到他?”

“和我们这样的人谈爱情,还真是有意思。”Black Widow微笑的弧度上扬了一些,变成一个讥笑的表情,“你居然相信我还有‘爱’这种感情?”

“那你又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Strucker耸耸肩,一副无谓的样子。但他内心居然对Rogers产生了一丝同情,招惹上这样一个可怕的女人,只能算他倒霉。

“因为我要的东西现在只有你能给我,而你要的东西也只有我也能给你。既然我们都需要对方,不如彼此开诚布公,节约时间。”她又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看样子Hawkeye能够拖延的时间也快到了。

“你舍得放弃神盾局和复仇者这两座靠山?”

“这个嘛,不劳你操心。”她朝Strucker抛了个媚眼,这真是最有效的武器,Strucker就算高度戒备,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天赋实在是难以抵抗。他转脸躲开那能杀人于无形的武器,眼角的余光突然注意到桌上的耳机蓝灯闪了一下。

“事实上,我跟Aleksander Lukin只是略有所识,也有些合作,但我真正熟悉的是Vasily Karpov,大名鼎鼎的‘冬将军’。” Strucker终于跟上Black Widow的脚步,开始吐露他所知的“凛冬计划”。“Karpov是我所知的实际掌握Winter时间最久的人,也是知道它秘密最多的人。当然了,他有随身携带女保镖的爱好。我猜身为他得意门生的Lukin从他那继承了这个美妙的习惯。”

刚进入正题,Strucker突然转移了方向。“Lukin现在也有一个地下王国了,你想回到他身边吗?以他的势力,并非无法庇护你。”

女特工沉默着,眼神游移了一下。

“不过,你要报复Captain Rogers,又同时背叛神盾局和复仇者,那位刚刚为了你也背叛组织的可怜家伙,他叫什么来着?Clint Barton,你不打算给他留条生路吗?”

“如果我给每个垂涎我的男人都留条生路,那我自己恐怕早就无路可走了。他又凭什么例外呢?”

“是吗?”Strucker终于露出了得意而残忍的笑容,这是他走进这间牢房后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那真是遗憾,我想我们不妨打个赌,赌他一旦知道你从头到尾都只在利用他,是会仍然死心塌地,还是由爱生恨呢?”

这不同寻常的笑容立刻警醒了Black Widow,她迅速回身看向牢门,那里并没有人;她又转向审讯桌,桌上的耳机蓝灯静静地亮着。

女特工美丽的脸扭曲了,她“砰”地扑到玻璃前:

“你是故意的!你故意要引我说出背叛的话,是不是?”

“我只不过是帮你做出了决定,小姐。现在你可以不用痛苦的抉择,只要考虑如何回到Lukin身边就好。不过我要友情提醒你,连恩师死在Winter手里Lukin都可以不计前嫌,如此宽容的他一定也不会介意你有想对Winter不利的前科。”

“所以Vasily Karpov实际上死于Winter Killer之手——她的资料里从没提过这一点,多谢你的分享。”

Black Widow又回复她原本那若隐若现的笑容,伸手拿起审讯桌上那副耳机,蓝灯闪烁了两下,审讯间的门打开了。Captain America和Hawkeye都站在门口。

Strucker突然明白从头到尾他都陷在Black Widow的骗局中,所有的交锋不过是猎物早被毒液麻痹,以为自己已经挣脱蛛网的错觉。

可惜,他没有机会逃脱了。

 

 

 

【注】这章写得很费心思,希望不会显得很弱智。另外正文里是寡姐虚虚实实,终于从Strucker男爵嘴里掏出了一点winter的消息。我把事实列一下,免得各位误会或者看不懂。时间线我会大致说一下,如果有bug还望各位指出,如果不是bug我也会解释清楚。

寡姐5岁在red room受训:真;

Lukin是长官:真;

做过Lukin女保镖:真;

跟了Lukin15年:假;

爱Lukin:假;

因为Winter而离开Lukin:假;但确实是同一年投向神盾局的。

爱队长:假;

鹰眼拯救寡姐:真;

鹰眼为寡姐抛妻弃子:假(这里设定是按电影走,所以在神盾局被公开的资料里,鹰眼没有家室;寡姐故意透露跟神盾局不一样的资料是为了让Strucker上钩,但真相揭晓后Strucker又觉得一切都是骗他的);

Lukin重启凛冬计划的部分都是真的;Strucker说的Karpov相关也是真的,这个以后会有具体情节。

对Strucker的审讯除了队长之外,都是假的,是寡姐用队长的反应设计了一场特别长的戏,鹰眼跟她配合得很默契,一是因为两人是好友彼此了解,一是因为他也是牛B的职业特工;耳机是故意放那的诱饵,从头到尾复联都听得到审讯。Strucker以为他发现了寡姐的破绽,恶毒地想断寡姐的后路,然后为了更深地打击她,一不留神说漏了嘴……


评论 ( 34 )
热度 ( 200 )

© 倾天君 | Powered by LOFTER